在不舍中,想象着回家的样子

2020-4-2 10:14| 发布者: 堇色 | 查看: 31060| 评论: 0|原作者: 记者 段华梅 整理|来自: 颍州晚报

摘要:   3月3日    今天,医疗队支援武汉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们负责的是武汉体育馆方舱医院一号方舱,接诊病人491人。第一天接诊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当天从下午三点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病人比肩接踵,拿着行李,满脸 ...

  3月3日
  
  今天,医疗队支援武汉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们负责的是武汉体育馆方舱医院一号方舱,接诊病人491人。第一天接诊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当天从下午三点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病人比肩接踵,拿着行李,满脸茫然,大部分都有焦虑情绪。我们的队员刘秋艳、汪明瑞等都是缓解焦虑、安抚情绪的小能手,只要付出得多,真诚地去关心,病人自然就会接受。
  
  为了不被感染,个人防护很重要。上班时,至少要提前一个小时穿防护服,并且队友们要相互检查;脱的流程要求更严格,洗手这个动作要做11次,并且是标准的六步洗手法!
  
  我们阜南医疗分队站在红旗下,这也是飘扬在方舱内的唯一一面支援医院的旗帜,大家郑重地说出自己回家后最想做的事。我想象着回到阜南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田集公园内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同时我要好好地陪陪家人,陪正在读高三的儿子写作业,我还希望痛痛快快地打一场球,安心地睡一觉。
  
  经过夜以继日的治疗护理,空出的床位越来越多,我们回家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阜阳市支援武汉第二批医疗队队员、阜南县人民医院医生 屈开新
  
  3月22日
  
  今天是来武汉支援的第43天。这两天,我无数次幻想回家后的场景:回到熟悉的家乡,见到日思夜想的家人,吃着妈妈做的手擀面……可疫情没结束,我的使命也还没完成。
  
  在方舱医院“关门大吉”后, 我再次写下请战书。3月13日,我接到新任务,转站武汉协和医院。和方舱医院相比,这里工作强度更大,面临更大风险。我参加了培训,此后病区护士长领着我们对接。
  
  在武汉协和医院工作是繁重而琐碎的。为了确保安全,每天都要提前到岗,到医院准备、消毒、穿防护服,下班后消毒、脱防护服、清洁、交接班等,整个程序下来要两个小时。要提前半天控制自己的饮水量,生怕因上厕所浪费了防护服,耽误病人的救治时间,纸尿裤也再次成了必需品。
  
  平时护理中看似很简单的基础操作,在这里遇到困难:防护服密不透风,护目镜起雾,双层手套行动不便,大量的操作使我们呼吸困难、憋闷,配药、静脉穿刺等操作比平时慢许多。很多重症病人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我们要喂饭、喂水,协助大小便。还有很多需要鼻饲的患者,喂他们吃饭,有时我们要站1小时,衣服湿了干、干了湿。每天工作结束后,看着队友们被护目镜压伤的脸颊鼻梁、干裂的嘴唇、脸上的口罩压痕,我深深感动着。
  
  最近两天一直有报道安徽支援武汉医疗队员平安返回的消息,很多亲朋问我何时回去。谢谢大家关心,我相信不会太远,待我归来,必摘下口罩,用最灿烂的笑容和你们相遇!
  
  阜阳市支援武汉第二批医疗队队员、界首市人民医院护士 魏连华
  
  3月24日
  
  2003年非典发生时,我还是个被保护的孩子。2020年春节,我奋战在战“疫”一线。而这个春节,是那么的不平凡,不走亲,不串门,不聚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有很多人都被隔离了,但隔离的是病毒,而不是爱;封城,封的是道路,而不是爱的传递,人心所向,无坚不摧。
  
  在武汉工作的37天里,有过压抑,有过眼泪,有过感动,但不曾有过退缩。我们爱着武汉人民,为了他们,我们不顾一切和病毒较量。同样,他们也爱着我们,也在体会着我们的辛苦。我不会忘记,医院的老婆婆忍着眼泪哽咽着跟我说:“姑娘,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我真的很感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我也不会忘记,12岁的冯家俊在失去父母后独自照顾卧病在床的爷爷的那份独立和坚强;我更加会铭记不论白天还是深夜接送我们上下班的公交车师傅……如今春暖花已开,战“疫”胜利是所有人努力和付出的结果。
  
  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是那么舍不得。我想,回首往事的时候,曾经一起白衣执甲为这座英雄的城市拼过命,应当是我们一生中永被铭记的最光荣且无悔的事。感恩所有相遇,回去时已是更坚强、更坚韧的你,来面对新的使命!
  
  阜阳民生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 李敏
  
  3月26日
  
  2月9日,我成为无数逆行者之一,同安徽省第三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战友们一道,来到这里。看到如此空阔的高铁站,不再堵车的高架桥,我有点不习惯。你一定听见了我们坚定的声音:武汉,我们来了!武汉,加油!
  
  3月24日,接到撤离通知时,我泪眼朦胧,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同事说:“撤离是好事啊,这说明我们即将取得胜利。”是啊,这是多么可喜的事,但我又分明觉得不舍,舍不得无畏无惧、并肩作战的医疗团队,更舍不得受苦受累、顽强坚韧的武汉人民。
  
  临别前的最后一个夜班,看到那些仍在重症病房的患者,听着各种监护仪器的声音,我思索良久。
  
  外界给予我们援鄂医护人员太多的鲜花和掌声。“最美逆行者”、白衣战士、英雄……每每听到这些,我脸上就一阵潮热,因为远在家乡的同事们,此刻也正分担着我的工作,他们的每个夜班,也都一如既往,不眠不休。
  
  其实,武汉本地的医护人员才更加了不起。他们也有妻儿老小,甚至有亲属被安置在隔离点,但他们第一时间舍弃小家,走在最前面。隔离病房成了他们最关心的地方。从疫情之初,到最后的收尾,他们默默无闻,始终如一。
  
  阜阳市支援武汉第二批医疗队队员、阜阳市妇女儿童医院护士 骆馨茹

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 fynewsnet

全城最新资讯,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